最热文章

最热文章

肉苁蓉

肉苁蓉“之父”屠鹏飞(二)教授永记师承

发表时间:2021-10-25 17:01作者:西域苁蓉来源:西域苁蓉

本来是药学院教授,本来是醉心于中药研究的学院派,因为肉苁蓉牵线,屠鹏飞走到了脱贫攻坚的前线。“脱贫的事,我一个人做不了太多,但能起到一点示范作用,就很让人欣慰了。”

屠鹏飞欣慰,因为他有一个简单信条,“金钱转化为知识固然重要,但知识转化为金钱更加重要。”科研人员应该多将知识和研究成果运用到实际,解决老百姓的问题,解决社会和经济发展中的问题。脱贫攻坚的成果,给了他最直接的反馈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本文摘选自《民主与科学》封面人物之屠鹏飞。

选择做肉苁蓉研究,在科研专业上的考量,是屠鹏飞当初的**立意。当然,在这方面,屠鹏飞也绝对称得上优异。目前他已成功研发新药2项,取得新药证书4个,还有一些处于临床试验或者申报临床过程中。2015年,屠鹏飞及其团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,用于表彰他们在中药活性成分研究和质量标准制定所作的贡献,他们建立的32项质量标准先后被收入《中国药典》和《国家药品标准》,为我国中药质量标准主导国际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同时,屠鹏飞还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、重大新药创制专项、国家重点研发计划“中医药现代化研究”重点专项等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70余项,获得教育部自然科学奖和科技进步奖一等奖3项、二等奖2项,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1项、李时珍医药创新奖1项,发表论文700多篇,著作14部,授权专利40多项……

此外,肉苁蓉及寄主的大规模种植,还有一重不同凡响的意义——探索可持续治理沙漠新模式。“以前我国治理沙漠基本上靠编草方格和沙障。国家投钱,农牧民就干,国家不投钱,就荒废了。通过种植柽柳、梭梭,接种肉苁蓉的方式,既能治理沙漠,又有很好的经济效益,国家不用投钱,当地老百姓就能主动干。”屠鹏飞解释了肉苁蓉的“可持续”治沙优势。

至今,仅在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,已经累计治理沙漠17万亩,与治理前相比,于田县的浮尘天气也减少了相当规模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永记师承

若说屠鹏飞选择肉苁蓉,有老师楼之岑的一份参与,那在屠鹏飞选择中医药这条路上,或推动、或鼓励、或影响,则闪耀着更多中国中医药界的明星。

屠鹏飞的家乡,在现在的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。七山二水一分田,坐落在山脚下的华屿村,有跟其他很多浙江的村庄一样的特质,重教善学、胸怀天下。不太一样的是,这里走出过一位知名药学学者屠锡德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屠锡德是南京药学院(现中国药科大学)**生物药剂学教授,我国生物药剂学开创者之一,也是屠鹏飞的堂伯父。父亲与堂伯父关系不错,也就鼓励屠鹏飞干脆就去南京药学院上学。上世纪70年代末,打小聪明能轻松在群体里胜出,但并没有花太多心力在学习上的屠鹏飞,去到镇上中学。经过16岁、17岁两次失败的高考后,屠鹏飞好像找到了用力方向,1981年考入南京药学院,进入药学专业中药专门化学习,成为那个小地方为数不多的大学生。

本没有考虑太详尽周密,这个大学专业选项却歪打正着。屠鹏飞对于中药学的擅长,是后来自己发现的。浙江省植物资源丰富,从小就在山上山下见识了各种植物的屠鹏飞,脑中有一个并不算小的植物库,对各种植物形态特征,屠鹏飞皆熟稔于心。“只是不知道学名,一旦见到实物,对接上新的名字,心里就有数了。”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这个专业,屠鹏飞学起来得心应手,还很快遇到了屠锡德之外的一位药学泰斗——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生药学家徐国钧。

提及徐国钧,屠鹏飞的记忆功力也好似一下攀至高阶。关于徐国钧院士的传奇,关于他与自己相处种种,屠鹏飞记得很清楚。

在屠鹏飞的讲述中,1938年,在日本侵华、南京沦陷期间,徐国钧偶遇从南京迁到重庆的国立药学专科学校的同乡周太炎教授,经介绍成为生药学实验室的技术助理员。在努力工作、掌握生药学基本知识和技能的同时,他利用空余时间,刻苦自学中学课程和英语,靠着有心和苦读,考入国立药学专科学校本科。毕业留校成为老师,教授生药学、生药组织学,一路成为教研室主任,并担任中国科学院南京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。这股靠着内在强烈驱动做学术做研究的劲头,屠鹏飞一直深为感佩。更让他惊叹的,是徐国钧对待病痛和事业的态度,35岁的徐国钧曾患上未分化筛窦癌症,筛窦切除手术之后,完全失去左眼球,留下严重的创伤和放疗后遗症。止痛药缓解不了他的病痛,但工作可以。创口永难愈合,但他自己要求出院,尽快回到工作中去……“这种身体上极限的忍耐力,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我想他是对中药事业有最强烈的热忱。”攻读博士学位期间,屠鹏飞曾被轮换派去医院陪突然犯脑血栓的老师,但陪护间一眨眼,徐国钧就不见了,他回去了实验室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2003年,屠鹏飞教授(左五)与项目组成员影郭玉海教授(左二)、田永祯高工(左三)、李晓波教授(左四)在阿拉善肉苁蓉栽培基地工作室合影

这种忘我持久的工作动力和决心,屠鹏飞看在眼里自然也记在心里,此后也一直潜移默化影响着他。

再后来,屠鹏飞也有了自己的学生。学生们也经常会看到凌晨依然开着灯的他的办公室。从早八点到凌晨一两点,就是他的“生物钟”。屠鹏飞笑说自己随时可以补充能量,任何“艰苦”的环境下都能随时补觉,随时神清气爽,随时准备工作。“做喜欢做的事,根本就不会觉得辛苦。叫我去打牌,我肯定打瞌睡,不喜欢啊。”

徐国钧院士还有一门非常了得的“武功”——中成药鉴定。中医药学家都知道这是一项很困难的工作。在我国,以前的中成药一般是由几种、十几种、甚至是几十种中药粉末混合而成,所以自古以来就有“丸散膏丹,神仙难辨”的说法。但徐国钧凭借着实践力、天赋和经验,创建中药粉末显微鉴定,开了我国中成药鉴定之先河。作为“徐门弟子”,这门“技艺”,屠鹏飞也颇有几分擅长。当年遇到拿来鉴定的原粉中成药,徐国钧先生也常会让屠鹏飞“先看看”。

屠鹏飞(右一)给新疆于田县农民讲解肉苁蓉的栽培技术.png

1990年,屠鹏飞来到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,师从楼之岑院士——楼之岑还有一个常常被提起的身份,他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的导师。与徐国钧不同,楼之岑是在伦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,在国外学习和工作多年的“洋派”教授。儒雅博学,懂多门语言,在英国亦有傲人学术成绩,却在1951年义无反顾回国。“楼之岑先生已是药学泰斗,还在一字一字帮学生修改论文,毫不含糊。”这种身教,屠鹏飞一直受用。

肉苁蓉-管花肉苁蓉-肉苁蓉人工种植

徐国钧与楼之岑这样的学术大家,对屠鹏飞在专业上的选择和科学态度的培养产生了重大影响。过去多年,屠鹏飞提起两位老师,故事与细节仍皆无比清晰。此外,两位大家还对屠鹏飞共同施加了一重影响——两人都是九三学社社员。1994年,屠鹏飞也追随导师,加入九三学社。

西域苁蓉总公司和田帝辰位于新疆管花肉苁蓉原产地和田,一直以来,与屠鹏飞教授共同探索、研究,专注苁蓉、致力苁蓉,屠鹏飞教授也是西域苁蓉/和田帝辰首席科学家。

龙头企业.西域苁蓉

最热文章
2021-02-24
2021-11-26
2021-11-26
2021-11-25
2021-11-25
2021-11-24
2021-11-24
2021-11-19
2021-11-19
2021-11-19
400-139-9966
西域苁蓉官方网站
服务保障

正品保证
蓝帽子认证
7天无理由退换
7X15小时客户服务
支付方式

公司转账
微信支付
支付宝支付
分期付款
关注即领199元优惠券